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新秩序的黎明之前

2019年07月01日 栏目:故事

“新秩序”的黎明之前——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三届二次理事会呼吁联动机制 产业用纺织品行业的复杂性并不是一竿子插到底的线性结构,而是

  “新秩序”的黎明之前

  ——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三届二次理事会呼吁联动机制 产业用纺织品行业的复杂性并不是一竿子插到底的线性结构,而是盘亘在无数节点上的辐射状态,连“基本预见”都是一件的事。透过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第三届二次理事会,对此产生了强烈共鸣。 是不是因为它的复杂性,许多事情就可以暂缓、许多现象都可以原谅呢? 试想,如果由于它的复杂性而把笔触凝固在讳莫如深的技术语言和无法把控的市场表象,恐怕也不会被人责难,因为目前的确没人能把它说清楚。可是如果你强迫自己成为加速行业进步的催化剂,有些问题就不会视而不见。 行业协会的使命感也是如此。不厌其烦地利用各种场合进行公关和游说,那怕是在像理事会这样的工作会议上也孜孜不倦地探讨解决方案,难怪新上任一年的李陵申会长越来越得到业内外信任,也难怪他们会成为2011年度会费收缴率高的分行业协会。如果不能把推广行业视如常态,精明的企业那肯跟从? 然而自本届理事会之后,会员企业将不再只有“被吸纳”这一个概念,在进场的同时还面临“被淘汰”的风险。以此作为整顿行业秩序的起点、敦促供应链联动创新、共同参与标准体系构建……在未来的许多关键位置,企业的主体作用都将被突出和强化。 当产业链条上的利益相关方,都不再有意无意地忽略自身价值,而是尽其所能地善待话语权,行业旧秩序的漫漫长夜也就有了走到尽头的希望。 “无限需求”能否打开视野疆域? 资源新秩序 一个企业的路径选择,都是由它的经历和经验决定的。特别是那些原本不熟悉中国市场的外资企业,往往都是在经过了一段痛苦的蜕变之后,才有了对现行规则的通融。这并不是无奈地被动接受,而是成熟地主动适应。因产业用纺织品的特殊属性,有人把这种在市场中历练的智慧称之为“中间产品的中间状态”。 纤科工业(珠海)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黄念基至今记得企业初进入中国的一段经历:某工程项目需要10000米符合国际标准的土工材料,可是仅仅采购了1000米符合标准的纤科产品,其余9000米都退而求其次地选择了其他品牌。虽然他们能够理解这是对方出于成本的考虑,但被人家当了“幌子”的感觉总归是不太舒服。 “在国外做生意,有了订单来往,才可能成为朋友。在中国是反过来的,要先交朋友,才有生意可做。”1992年就来中国内地发展的黄念基深谙这一规律,并在他几年前进入珠海纤科时将其极好地运用到企业本土公关当中。尤其是在结识了行业协会这样一个“神奇”的组织之后,他们更是越来越体会到选择路径的重要性。 此次作为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的常务理事单位来参加“三届二次理事会”,是他们在去年11月刚刚结识行业协会后的首次深度参与。之所以这么快就和协会打得火热,的确缘于在这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企业已经不止一次地受惠于行业协会的人脉资源。其中被他们津津乐道的就是正在广东当地申报高新技术企业资质认定。 无独有偶。此番获得“2011年度中国非织造布行业竞争力10强”称号的普杰无纺布(中国)有限公司也是连任的协会副会长单位。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虽然圈子里各式各样的组织不少,但“国字头”协会的资源优势仍然是无法取代的。 对于外资企业来讲,因为政策限制项目申报一般不太容易成功,技术论坛也少有特别具体的指导意义,甚至连标准讨论也是被邀请来作为起草单位,表面上看似乎对协会资源的依赖性乏善可陈,更多是“被需要”,但是同行交流的平台被他们视为珍宝。 同行间的交流通常有三种境界:其一,真正获得订单的那种交流少之又少;其二,通过交流验证自己对市场的预判是普遍心态;其三,通过了解政策支持方向而明确投资意向属于段位,资金实力雄厚的外企往往能够采取并购的办法迅速做大。 协会的资源价值,被聪明的企业充分利用,被更聪明的企业深度开掘。 在杭州路先非织造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芸看来,行业协会除了向企业提供技术服务、市场服务、信息服务外,不易涉足的“死角”都需要协会打通。例如在《职业分类大典》中,协会对“无纺布制造工”进行了修订,对无纺布制造工的职业名称、职业定义、主要工作任务及6个工种的名称进行了适当修改,为下一步的职业技能评定和岗位技能考核打下了基础。 还有不少企业提出,希望行业协会充当“企业的守护神”,加强对产业的引导和产需的对接,正确预测和把握市场需求及产能,避免上线投资、重复投资、供过于求的发生。 不断被企业寄予厚望,对于渴望实现由一般性服务向专业化服务跨越的行业协会而言,无疑是打开视野疆域的动力机制。 竞争新秩序 “自律条例”能否引发出局警觉? 对行业协会的服务职能进行细分之后,一些基础功能如关注行业运行安全,在本次理事会上被放大到应有的重视程度。作为权力机构的会员代表大会,在被赋予职权的同时,也公开承诺了一系列行业职业道德准则、行规行约、自律条例等。 市场化和不完全市场化相互杂糅的产品竞争格局,使得企业对于眼下所处市场环境的种种不公平待遇早有切身体会。 北京东方大源非织造布有限公司总经理冯光忠告诉,国内同业间缺乏自律导致无序竞争加剧,典型的事例恐怕很多工厂都遇到过,就是国外客户为了一笔订单频繁游走于各个生产企业之间,用所得到的每一个低价格打压其他相对合理的价格,几轮下来,企业拼得筋疲力尽,客商靠走路就挣了一大笔钱,反过来看企业,谁也没有挣到钱,而且使得行业的产品价格水准一下子被拉低了。“这种情况在同业中几乎天天发生、时时发生。现在,客商都学会了一是比价压价;二是要更长的账期等招数。” 会员单位“有进有出”是本届理事会整顿行业秩序有魄力的章节。“对会费缴纳不及时、参与活动不积极的理事单位进行调整,只是现阶段加强会员管理的初级表现。”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秘书长李桂梅表示,那些没有自觉履行行规行约、自律条例的企业今后将在会员代表大会的监督下定期淘汰出局。 自律条例中明确表述:当会员单位违反条例时,任何会员都可向协会秘书处进行书面反映和检举,秘书处在调查核实的基础上,可以给予劝戒、警告、向会员通报和向媒体通报等处罚。对严重违反条例的会员单位,秘书处可提请理事会取消会员资格。 依照国家有关政策、法律和法规制订“行规行约”的目的在于维护行业整体利益,规范企业经营行为,制止不正当竞争。例如,提倡会员之间团结、互助、协调、自律,发挥行业整体优势,反对损人利己,互相拆台。倡导生产经营企业不假冒他人的注册商标;不伪造或者冒用认证标志、名优标志等质量标志,不伪造产地,不作引人误解的质量表示;不捏造、散布虚伪事实,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等。 “行业自律”的基本原则是:公正、诚信、守法和道德。例如,企业在经营过程中需遵守国家的产业政策、法律和法规,不做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不在产品中添加非原料性物质;生产过程中注意保护环境,逐步减少污染物的排放和资源的消耗量;不低价倾销产品,确保行业正常的价格体系和经营秩序;不通过非正当途径争夺竞争对手的客户和员工;尊重知识产权,严禁侵犯其他企业的知识产权和专利等。 有了具体的承诺,那些原本就规范操作的企业更愿意挺身而出,通过自身示范效应净化市场氛围。广东俊富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谭亦武表示,企业要努力开发差异化产品,减少在市场上与会员单位直面竞争的同质化现象;向客户提供整体解决方案,提升产品综合价值,避免与会员单位或竞争对手采取低价恶性竞争的手段争取客户资源。 “我们以生产卫生材料为主,要严把原料关,杜绝劣质、有害原料混入,并以次充好,从而危害消费者。”庄洁无纺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徐熊耀认为,现在有些产品还存在二次污染和不可降解的问题,有意识的企业要积极开发绿色环保和功能性产品。 “上游空降”能否激活下游使命? 供需新秩序 有针对性的技术指导是企业向产业链上游汲取技术养分和追求成本效益的方法之一。从技术演讲嘉宾的结构来看,完全立足产业用纺织品制造领域的仅有庄洁无纺材料有限公司一家,其余的基本都来自上游。 中国工程院姚穆院士和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会长端小平的演讲,聚焦国际和国内高新技术纤维的产业化水平和规模化差距,其核心观点是:无论高性能纤维的应用前景有多么广阔,眼下需要的呼吁是有政府参与的上下游联合攻关。然而难度恰恰就在于“联合”。 端小平说,单靠某一个研究院所或企业去实现高新技术纤维的突破是不现实的,必须依靠多部门联合攻关实施。因此,设立专项持续支持将对我国整体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拉动相关部门多领域学科水平提升,有着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高新技术纤维特别是碳纤维、芳纶纤维等,是我国的战略新兴产业,一定要有国家的资金支持和保护政策。 “以目前国家对高新技术企业的资金支持力度,很难要求企业完全公开核心技术。政府要特别支持处在初级发展阶段的企业,未来3到5年才可能成就其飞速成长。”他建议启动《国防采购办法》,建立关键材料技术创新工程的国防采购管理制度;建设高新技术纤维工程技术创新公共平台、高技术纤维基础研究平台、技术支撑平台、高新技术产业信息中心;指导大型国有化纤及相关企业进入高新领域。

微信公众号平台小程序
有赞上怎么开微商城
口袋购物微店电脑版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