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毒后好撩人 第096章 曾经的耻辱

2020年01月02日 栏目:汽车

毒后好撩人 第096章 曾经的耻辱则是一直瘫坐于地上,别说是自己爬起来。再就是叫他动一下,他都动不了。刚刚谢姝射箭的举

毒后好撩人 第096章 曾经的耻辱

则是一直瘫坐于地上,别说是自己爬起来。

再就是叫他动一下,他都动不了。

刚刚谢姝射箭的举动,实在是太过于骇人。

早就吓得魂不附体,行动不能自理了。

仍旧是跟失了声一样,连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像被吓傻了一样。

呆呆的坐在那个地方,脸上依旧是被渗花的血迹。

涕泗横流,头发被汗水打湿,紧紧的贴在脸上。

泪水之中参杂着血液,从的脸上一滴滴落。

入眼,再也瞧不见那个挑战谢姝的俊俏公子哥儿。

脸上都被污浊的泪水和血迹遮住,头发胡乱贴住,难看至极。

之前春风得意的影子丝毫不见,就好似换了一个人一样。

眼神涣散,瞧见谢姝,只剩下了深深的畏惧和忌惮。

谢姝此时一双如同黑洞一般诡异、深邃的眼眸,薄唇勾起抹噬血的冷笑。

现在知道恐惧了,知道担惊受怕了。

总算是知晓了。

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毕竟身边狼心狗肺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也叫那些牛鬼蛇神安踏踏实实一点。

不用有事没事就来骚扰她,整些幺蛾子。

这次校验之后,不管怎么样,总归是能够达到预期的效果。

校验场的侍者七手八脚的把呆坐于地上的,齐齐出力抬了下去。

被谢姝吓破了胆,一时之间像一只软脚虾一样。

根本就无法站立起来,只能由着这些侍者将他抬下去。

总之,的脸在这一场校验中彻彻底底的丢尽了。

主持这一比试的校验官也走进了校验场内。

看到谢姝手持的被箭射穿的苹果,一剑穿透,稳稳地插于苹果之中。

“谢小姐难道从小就学习骑射吗?”校验官忍不住问道。

由于谢姝射的箭实在是说得太过于精妙了,一剑穿透正中心。

谢姝射得一支箭,与前面两之间有很大的差别。

这样准确无误的射中,拉弓射箭那样的熟练。

况且,场上所有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在谢姝的箭对着他的脑袋的时候,明显腿都吓软了。

直接瘫在了地上,而谢姝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能够射中他的苹果。

而且射到这样的好,这样的妙,就由不得人不惊讶了。

这不是随随便便的箭术就能够射中的,须得习的很久的时间才能够射出这样的箭来。

又或许这个人本就天资聪颖,有这骑射一方面的天赋。

所学习的时间相对常人要短的许多。

只是谢姝不过是一个后宅的小女儿家,并非男子。

校验官肯定是不会去考虑她的天赋问题,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从小就学习?

谢姝的目光扫了一眼,手中被一箭穿心的大苹果。

似乎又看到了当年的场景,她就是因这骑马射箭而深深忍受下来的屈辱。

她去魏国谈判的那一年。

那一年之中,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南楚本来就出于弱势过的地位,偏巧又必须去谈判。

因为那时候南楚正处于内忧外患的阶段,整个南楚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谢姝身为一国之后,还是南楚谢大将军的女儿,这个身份足以令她有去谈判的资格,去求援。

纵然是如此,她去魏国也必然是受不到什么善待的。

一国之后,去了魏国。

在魏国人的眼中,便就再什么也不是了。

魏国的皇子公主,名门世家子弟小姐,都爱来欺负她这个南楚的皇后。

他们这些人每每看到谢姝在他们的手下出丑,就显得特别的有成就感。

想一想也是,堂堂南楚的一国之后,谢大将军的嫡女。

被他们欺辱,在他们手下讨不得好。

还得好好的承受着,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感觉,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的确实太美好了。

因此,这些皇子公主,贵族子女,总是想尽办法来羞辱谢姝。

折辱谢姝,就是他们无聊生活之中的一大乐趣。

这以人为箭靶,就是他们用来羞辱谢姝的方法之一。

刚刚开始的时候,谢姝作为他们的箭靶,头上顶着苹果。

以供他们射箭玩耍,找乐子。

谢姝先前见箭对着自己的头,也是有些惧怕的。

而这些人专门故意射不准,不是划过脸就是手臂或者腿。

或者划烂她的衣服,射乱她的发髻,总之怎么能够让谢姝狼狈就怎么来。

谢姝在南楚的时候沉浸于权谋宫斗之中,这样实际动手的机会是没有的。

纵然她的心智早就非常成熟,这样陡然转变尚且还是有些不习惯的。

但后来,她也逐渐麻木了。

经常隔三差五的那些人,便要玩一次这样的游戏。

她就习以为常了,但也是她内心深深的耻辱。

她为何能够忍下这口气,她是为了南楚,为了那个男人。

那些人骑马射箭,每一箭都刻在她心里。

她的恨,她的不甘心,只能隐忍,别无他法。

谢姝总是趁着无人的时候,没日没夜的悄悄练习。

吃尽了苦头,受尽了磨难。

每当自己苦累的时候,就想一想那些羞辱她的人。

她每一支骑马练习射出的箭,都像射到了欺负她的人的项上人头。

她用这样的方法来发泄自己心中的忿恨,来报复那些人。

终于,谢姝骑马射箭无一不精通。

箭箭都会正中红心,无论哪个角度,无论是何模样。

动的抑或是静止的,都是如此。

那些贵族子女,皇子公主,仍旧会找她的麻烦。

依然会让谢姝作为箭靶,只是谢姝再也没有露出过惧怕的神情。

那些人就感到了失望,又想出了新的花样儿。

让谢姝来骑马射箭,谢姝一直作为他们的箭靶又怎么会骑马射箭。

他们也就找到了新的乐趣,继续羞辱谢姝了。

谢姝虽然自己不要命一样的勤加练习,样样精通了。

又怎么敢这样的在这些人面前展示出来,只能够藏拙,以保自己少吃点苦头。

贵阳长峰医院王承城
上海市浦东新区精神卫生中心
吉林治疗卵巢炎方法
海南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苏州治男科医院哪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