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控神路 第十三章 意志种子

2019年10月11日 栏目:教育

控神路 第十三章 意志种子林松刚想向水渠中跃下去,忽听一声怒吼,“快逃,我来帮你。”接着红光一闪,一名黑衣人惨叫一声,胸口被刺出一

控神路 第十三章 意志种子

林松刚想向水渠中跃下去,忽听一声怒吼,“快逃,我来帮你。”

接着红光一闪,一名黑衣人惨叫一声,胸口被刺出一个大孔。原来是穆木老师在关键时刻恢复清明,冲上来,为林松解围。

黑衣人的队形一阵大乱,林松趁机冲出包围。林松在黑暗中奔行许久,忽听身后传来穆木老师长长的惨叫声音。

林松心中一痛,穆木老师定然遭到毒手了。可是自己回去也不是那些人的对手。现在自己应该做的,就是逃出下水道。到城主府去告状,老塔克擅自对自己人用控系法术,还杀害了一名高级控徒的课堂教师。这些都是大罪名。

林松狠下心来正要转身走开,忽听远处传来老塔克的放肆的笑声,“别走啊!你走了,他们就要死掉的!”

“啊~”随即是一声高亢的女子尖叫。林松差diǎn也跟着叫起来,这是海伦。

林松蹑手蹑脚的走回来,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松儿,快走,别管我们。”

“该死!这是爷爷林伯!”林松又气又急。

“冷静!一定要冷静。”林松在心中反复的告诫自己。现在冲出去,正中了老塔克的毒计,而且也救不出爷爷和海伦。

“怎么不叫了!”接着是噼啪的击打声音。林松从柱子后面侧头望去,只见海伦和林伯都倔强的抿着嘴,不出声,显然都看穿了老塔克的阴谋。而老塔克手下则用力扇二人的耳光。海伦白皙的脸颊很快出现了红色的掌印。

“哼!你们倒是倔强。”忽然,老塔克拔出一柄短刀,一刀斩下。

“啊!”林伯痛苦的闷哼一声,一只手掌被老塔克斩掉,血淋淋的掉落在地上。

林松看到这一幕,差diǎn冲出柱子。

“哼!你孙子杀了我儿子,我只是讨回一diǎn利息罢了!”老塔克阴森森的説道。

“好!我帮你叫松儿回来。”林伯握住鲜血喷涌的断腕説道。

老塔克以为林伯害怕,回心转意,便diǎn头示意,两个黑衣人放开林伯。

林伯忽然脸上露出惨淡的表情

。”老塔克指着林伯的尸体説道。

林松面无表情的走过去,拖起林伯的尸体,向暗河走去。

走到暗河边上,此处,老塔克等人都看不到。林松没有表情的脸上,忽然现出悲痛欲绝的神色,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下。林松抱住爷爷的尸体,低声哽咽,他害怕被人听到,把哭泣的声音压到。

林松并没有被意志种子控制,在意志种子进入他头脑的一瞬间,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尊闪着金光的佛祖形象,这是他玉佩上的图案。

佛祖上的金光完全压制了意志种子,只要意志种子一生出触须,想要控制他的灵魂。金光就迅速将他斩断。所以林松只是昏沉了一下,就迅速恢复了清明的意识。可是林松不能表现出来他没被控制,这样子只能被老塔克杀死,失去报仇的机会,也不能救出海伦。所以林松装出被控制的样子,寻找机会复仇。

“爷爷!”林松只能在心中哀哭,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和爷爷相依为命的这十几年,一幕幕温暖亲切的情景。他本想为爷爷治好病,让他安享晚年的,可是终却害死了他。

“怎么还没完事?”一名黑衣人远远叫道。

林松擦干眼泪,看了爷爷一眼,将爷爷的尸体推入暗河。然后,转身向回走。在转身的那一刻,脸上已经变得面无表情。

林松回到老塔克身旁,老塔克得意的笑道:“下面这一幕,你们从没见过,让你们开开眼界吧!”

老塔克带着众人向前走了几十米,只见几个柱子之间的地面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图案。这应该是一种符文,不过被篆刻在地面上。图案中有许多凹槽,上面插满了魂晶。

“你去站到图案中间!”老塔克对林松説道。

林松一言不发,听话的走到图案中间。

老塔克拿出一个瓶子,爱怜的抚摸着,説道:“儿子,我把你恨的人降服了,你现在可以附体到他身上,去异星采集了!”

海伦毛骨悚然,这是一个附体法术。原来那日,林松虽然杀死了塔克的肉身。但是在魂星,只有灵魂死去才是真正的死去。老塔克用法术收集儿子的灵魂,将他放在这个瓶子中。塔克灵魂受到重创,需要瓶子中药液维持生命,只要离开瓶子就会死掉。

老塔克把瓶子递给图案中心的林松,説道:“喝下去!”只要林松喝掉这药水,塔克的灵魂就会开始吞噬林松的灵魂。而林松的灵魂已经被老塔克控制,根本不能反抗。

看到林松接过瓶子,海伦脸上露出绝望的表情,她拼命挣扎,大叫,“林松!不要喝那东西,求你了!清醒一下吧!”

“哼哼!”老塔克对海伦冷笑,“知道为什么还留着你的性命吗?因为我儿子喜欢你,等到他附体林松之后,还让你侍候他。”

“休想!我宁可死也不侍候你儿子!”海伦大叫。

“哼!这可由不得你,我已经为你准备了一颗意志种子。”説着,老塔克的手心又浮起一个光diǎn,就如同刚才控制林松一般。

“不过,在控制你之前,有一件事情我要让你知道。你家遭受的悲惨事情,都是我的计划。你父亲就是我害死的!”老塔克语气十分得意。

“什么?”海伦无比震惊。

“哼!你父亲是治安官,他抓住了我的把柄,所以,我想法子干掉他。侵夺了你家的财产,现在连你也要成为我的奴隶了!”老塔克説着,将意志种子要放入海伦的头脑中。

“放开他!你这个老坏蛋!”林松冷冷的声音传来。

“什么!你没被控制!这怎么可能。”老塔克霍的回头,只见林松目光清明的站在图案中心,并不是被控制的奴隶模样。

老塔克双目圆睁,震惊的无以复加,要知道,他对林松所用的是一枚控者级别的意志种子,比对穆木老师所用的高级。依着林松的修为是不可能摆脱的!

老塔克身上忽然散发出来强烈的魂力波动,林松感到头脑一阵眩晕,原来,老塔克在用尽全身力量在催动这枚意志种子。

可是,在林松的灵魂空间中,这枚意志种子只要一生出触须,就立刻被金色光芒斩断,忽然,金色光芒大盛,连这枚意志种子都彻底被消除了。

“这……这……你是怎么做到的!”老塔克摇摇晃晃的退后几步,“哇!”的吐出一口鲜血,他的灵魂受伤了,意志种子是柄双刃剑,如果不能控制别人,自己也会反受其害。

重庆市中心医院妇科
哈尔滨去哪家医院看男科好
南充看妇科医院好吗
汕头专治女性不孕不育医院
河南看性病的医院哪个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